欧美av

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文化源于不朽的建筑

文化源于不朽的建筑

摘要: 注重城市肌理和軸線關系是建筑師首要考慮的事情。

倫佐 · 皮亞諾

倫佐 · 皮亞諾

出生:1937年9月14日生于意大利熱內亞(Genoa)

身份:倫佐·皮亞諾建筑工作室(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創辦人

代表作:蓬皮杜藝術中心,雅典Stavros Niarchos基金會文化中心


得益于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建筑事務所的設計,雅典Stavros Niarchos基金會文化中心終于又將恢復與城市、海洋失去的聯系。這所建筑位于雅典中心以南公里的卡里地亞,是一個重要的文教項目,包含希臘國家圖書館和希臘國家歌劇院,以及一個17萬平方米的景觀公園,基地曾是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停車場所在地。


作為雅典法利羅灣最早的海港之一,卡里西亞一直與水域有著密切的關聯。然而,盡管離得很近,也存在在基地上看不到海的情況。為了恢復景觀因素,設計在朝向大海的基地南側建造了一座人工坡地,傾斜的公園位于建筑的最高處,人們可以在此看到壯闊的海景。


“我屬于終其一生不斷嘗試新方法的那一代人,什么清規戒律、條條框框都不放在眼里。我們喜歡推倒一切重來,不斷地冒險,也不斷地犯錯誤?!?998年,在白宮舉行的第二十屆普利茲克建筑大獎頒獎典禮上,獲獎者皮亞諾如是說。那次,普利茲克評審團將其比作里歐納多·達芬奇、米開朗基羅、布魯諾雷斯基,這三位古典建筑大師,還重點評論到“和他母國意大利過去的這些大師一樣,皮亞諾的智慧、好奇心和解決問題的技術范圍廣闊且長遠?!彼J為,建筑并不只是建筑,他希望打破常規做建筑,因為文化應該源于不朽的紀念性建筑,應該融入城市的血脈。


年幼的皮亞諾對建筑工地有天然親近感,對砂石最終變作房屋、橋梁感到驚奇。后來,皮亞諾坦言,在他八九歲時,身為建筑匠人的父親對其影響最大。皮亞諾曾以遵循家族傳統稱為建造者而培養,直到有一天,他也清晰地意識到,自己的熱情并不在于“蓋房子”,而是“打造建筑物”。最終,他選擇了設計,并在米蘭學習建筑。1964年,皮亞諾從米蘭理工大學獲得建筑學學位,后就讀于巴黎的美術工藝學校(Ecole des Artset Metiers),隨后開始了建筑師職業生涯。


1971年,贏得巴黎蓬皮杜中心的設計競賽是他和合作伙伴理查德·羅杰斯職業生涯的里程碑。當時巴黎五月風暴僅僅過了年,皮亞諾笑稱他們都是“壞男孩”、叛逆的年輕人,深受時代精神感染——“我33歲,他不過36歲,滿懷一腔熱血的我們期望把第一次瘋狂的建筑實踐建成一艘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宇宙飛船——真正屬于大眾的公共空間?!碑敃r的巴黎充斥著體制化的建筑,齊整、嚴謹、肅穆的形式給人震懾的力量,那里的社會生活反倒刺激了皮亞諾,想要設計反體制的建筑和開放靈活的空間,它能讓人感到驚喜和好奇—文化中心不該只為精英服務,同樣為大眾服務,應該平易近人。


于是,原本是一處廠房的蓬皮杜藝術中心,大小管道直接被涂上斑斕色彩,仿佛蟄伏于巴黎優雅古城區的一尊龐然巨獸,皮亞諾最終的想法是設計一個寬松、靈活的建筑:一個屬于所有人的場所,無論老幼貧富、宗教國籍,他認為,這座建筑應該像時代廣場一樣具有活力,像大英博物館一樣富有文化性。


文化源于不朽的建筑


蓬皮杜設計巨大的成功讓皮亞諾獲得了巨大的知名度,1981年他創立了個人事務所倫佐·皮亞諾建筑工作室(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并不斷接到其他博物館的委托設計,其中包括他另一個廣為稱贊的作品,在1987年對外開放的位于休斯頓的梅尼爾收藏博物館(Menil Collection)。但在他個人的設計實踐中,卻沒有在蓬皮杜的浮夸結構展示,取而代之的是他更加注重和崇拜建筑中光的設計和細節雕刻。


在1988年獲得普利茲克獎后,評審團稱贊皮亞諾對事物的靈敏度以及他設計涉獵的廣泛性,其中引用的項目是他在大阪的關西機場航站樓,這個項目證明了他不僅僅只能設計博物館,這個事實在幾十年后他設計的倫敦夏德塔(the Shard)再度被證明。評審團說:“他選擇了做建筑師而不是承包商,皮亞諾也許在某種意義上破壞了家族傳統,但是他卻在某種程度上以他先輩無法想象的方式加強了傳統?!?/p>


如今,皮亞諾或許是世界上最多產的博物館設計師,并以其運用在全世界博物館和其他建筑的細膩精致的設計手法而聞名,皮亞諾的大部分設計在形體和外觀上往往非常簡單明了,總圖布局和城市的關系也非常自然和諧,注重城市肌理和軸線關系往往成為他首要考慮的事情。形式操作的簡潔換來的不僅僅建筑關系的明確,更是對建筑細部更多的關注;細部的靈感來源很多,可以來自于仿生的結構優化,可以來自于材料的拼接,也可以來自于對某個元素的引入和轉化等;大直線、小曲面的構件沿著形式邏輯和內在結構有條不紊地展開,帶來了韻律的美和深度的層次,很多經典作品都可以在一榀構架中窺探全局;全局造型的清晰張力和局部繁復精美的構件在兩個尺度下共同闡釋了建筑與光的交織、建筑與自然的呼應。


但他本人卻并不認可別人說的“作品風格的單一性”,他曾告訴《獨立報》(Independent)的記者:“我認為(‘風格’)是一種束縛,但是我并不反感它之中包含的‘智慧’和‘融匯’,因為它所融合的并不是形態,而是一些更強大、更人性化以及甚至更詩意的東西。 ”他對靈敏度和融合度的名聲讓他可以在世紀許多最杰出的建筑作品旁邊建造:勒·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和其在哈佛大學的卡彭特中心(Carpenter Center)以及路易·康的金博藝術博物館(Kimbell Art Musuem)。


如今,皮亞諾已經80歲了,但每年夏天還是要帶著家人,身體力行、掌舵他親自設計的帆船在地中海揚帆起航,這不是皮亞諾征服自然野心的宣泄,而是他熱愛大海、熱愛家鄉、渴望與自然融合的熱烈的表達——熱那亞的海岸遍布著豎著高高的桅桿的船舶,這番景象自幼便深深印刻在皮亞諾的潛意識之中,對桿件輕盈優美的執著和造型簡潔有張力的追求在他的建筑探索中也從未停歇。


撰文—曲雅悅 編輯—萬慧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欧美av

免责声明-|: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