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av

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肯尼亞:玫瑰困局如何突圍

肯尼亞:玫瑰困局如何突圍

摘要: 肯尼亞是歐洲人的玫瑰“后花園”,但一場新冠疫情卻曝露出其切花出口業的脆弱之處……

肯尼亞據說是東非最“富有”的國家,在東非共同體六個國家中,目前僅有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兩國邁過了中低收入國家的最低門檻。


自19世紀末淪為英國殖民地,到1963年12月12日宣布獨立,肯尼亞等了近70年;而從立國到2014年憑1200多美元的人均GDP步入中低收入國家行列,它用了約半個世紀。


2019年,肯尼亞GDP約為955億美元,而英國是2.8萬億美元,相當于約“30個肯尼亞”,貧富懸殊仍然讓人慨嘆。


可喜的是,未來幾年肯尼亞經濟可期穩步增長。據世界貨幣基金組織預計,到2024年其GDP將達15.8萬億肯尼亞先令(約1450億美元)。


肯尼亞的經濟至今與英國密切相關。實際上,連英國脫歐都是肯尼亞農民不得不關心的大事。


不妨先看看2019年英國人都跟肯尼亞買了些啥——1億多英鎊買茶葉、咖啡、香料,近8000萬英鎊買蔬菜,5000多萬英鎊買樹木花卉……英國占了肯尼亞43%的蔬菜及9%的切花出口。


可以說,肯尼亞農民最擔心的是若英國退歐,以后出口往英國的農產品會不會按世貿組織規定被課以8.5%~12%的關稅。


所以,當2020年11月英國與肯尼亞敲定脫歐后的貿易協議,宣布肯尼亞的蔬菜及花卉等產品進入英國市場仍可享有零關稅待遇時,肯尼亞農民才算是可以放下心來了。


但是另一方面,肯尼亞與英國達成脫歐后的貿易協議,卻又使2016年肯尼亞與歐盟簽訂的《東非共同體-歐盟經濟伙伴協定》(EPA)出現了可能失效的風險——當年肯尼亞為其切花業的生計和出路考慮,不顧東非共同體國家必須集體通過的前提,批準了EPA協議,以確??夏醽喦谢ǔ隹跇I得以繼續享有自2008年以來《市場準入規例》(MAR)保障的零關稅待遇。


看來,肯尼亞花農得祈禱歐盟在“零關稅”問題上莫要有新變數才好,尤其是在新冠疫情對肯尼亞切花業的打擊如此沉重的關口。


據悉,2020年3月、4月期間,肯尼亞各個農莊的花卉堆積如山,稍大型點的農莊甚至每天要拋棄掉幾十萬枝以上的玫瑰,眼看著成噸成噸的鮮花無奈化為堆肥,其情狀簡直要用“悲壯”一詞來形容了。


要知道,歐盟市場上38%的切花均來自肯尼亞,英國、法國、德國等幾個歐洲國家就占了肯尼亞切花出口的70%以上,而且50%以上的肯尼亞出口切花至今尚依賴荷蘭花卉拍賣市場完成銷售。


歐洲國家封城三四個月,對于肯尼亞來說,意味著每天的損失達30萬美元以上,短短幾個月間損失總額估計至少已達1億多歐元??夏醽喢磕瓿隹?7萬噸切花,出口總額超過11億美元,但新冠疫情就這樣無情地摧毀了它近一兩成的賣花收入。


7月底歐洲空運開始陸續恢復時,肯尼亞切花的市場需求才開始回升至疫情暴發前約85%的水平。


肯尼亞切花出口業創造了15萬個直接崗位,間接從業者超過200萬人。

肯尼亞切花出口業創造了15萬個直接崗位,間接從業者超過200萬人。


被歐洲人攥住的生命線

肯尼亞切花出口業對歐洲市場以及荷蘭花卉拍賣市場的極度依賴,說起來也是由該行業過去幾十年的發展歷程所決定的。


在殖民地時期以及獨立后的幾年內,肯尼亞的園藝產業還是以水果及蔬菜為主,大約在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時才開始嘗試種花,但也一直不成氣候,等到1980年代時其國內的大出口商才開始意識到切花出口業的潛力,并開始著手打造玫瑰種植業集群。


要種玫瑰的話,肯定要挑水土和氣候特點適合的地方??夏醽喌乜绯嗟?陽光充沛,氣候溫和,降雨量穩定,而位于東非大裂谷東部,海拔1884米的奈瓦沙湖周圍的地帶,更像是天賜的絕佳“花園”——


奈瓦沙湖是個并不深的淡水湖,面積一度達200平方公里,90%的水源來自馬勒瓦河?;蛟S是因為馬勒瓦河流經的高地多是火山巖的緣故,奈瓦沙湖的湖水富含鈣、鈉等礦物質,湖水周圍的土壤也非常肥沃,而且其海拔高度據說也最適合種植歐洲人偏好的中等大小花朵的玫瑰品種。


更重要的是,奈瓦沙湖位于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西北方向90公里處,到東非空運樞紐內羅畢機場只需一個半小時,再加上從內羅畢機場飛至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的八個多小時也不過十來個鐘頭,這樣清早在奈瓦沙湖盆地采收的玫瑰,當天下午就可抵達歐洲市場。


只是,“一湖一場”高效組合的潛力,在1980年代時并未能真正發揮出來,因為“產品”不行——當時肯尼亞只是在戶外空間種植品種有限的低價值玫瑰。


肯尼亞玫瑰種植業真正開始蓬勃發展是在1990年代。當時該行業開始大力開辟溫室,種植更高價值的玫瑰品種,而且將種植面積拓展了兩倍多。后來的事實證明這一轉向是正確的——到1999年肯尼亞的玫瑰切花出口量已接近4萬噸。


質量、產量和出口額上去后,以色列和荷蘭等地的外國投資者也開始紛至沓來。據世界銀行統計,2002~2004年,流向肯尼亞花卉產業的外商直接投資總額達2億~3億美元。有了充沛的資金,肯尼亞花卉種植產業技術、技能及市場專業知識得以升級和更新,其發展也就愈加蒸蒸日上了。


如今,花卉行業在肯尼亞GDP中所占比重超過1%,而切花則成為肯尼亞僅次于茶葉的第二大創匯農產品。該行業不但為肯尼亞創造了15萬個直接崗位,與之間接相關的從業者更是多達200萬人以上。


奈瓦沙湖盆地也早已今非昔比,單是人口就從50年前的幾萬人膨脹至現在的100萬人以上,而花卉農莊更是多達100多家。當肯尼亞一半的出口切花均產自這里時,奈瓦沙盆地無疑已成為肯尼亞花卉業的心臟地帶。


必須指出的是,肯尼亞切花出口業的興起,實際上極大地得益于荷蘭花卉拍賣市場成熟完善的配套服務。正常情況下,每周通常都會有42個花卉貨運航班自內羅畢機場飛抵阿姆斯特丹機場,然后這些花卉會被運往阿姆斯特丹西南方13公里處的阿爾斯梅爾花卉拍賣市場,并在短短幾個小時內經其拍賣系統成功“匹配”予包括各大連鎖超市在內的合適買家。


切花的物流分秒也耽擱不得,因為在運輸途中每慢一天,就意味著其觀賞期將縮短約15%,尤其嬌弱的玫瑰切花保鮮期頂多也就三五天,其供應鏈基本不允許存在任何薄弱環節,而“奈瓦沙盆地+內羅畢機場+阿姆斯特丹機場”的極速暢通組合堪稱花卉物流業中的典范。


荷蘭距英國、法國、德國極近,從阿姆斯特丹飛往三個國家的主要城市也不過個把鐘頭,肯尼亞切花出口業覓得阿姆斯特丹這個完美中轉點,也就等于邁過了全球最大切花市場的門檻——全世界最舍得花錢買花的正是歐洲人,每年總共要花掉200億歐元以上。


肯尼亞50%以上的出口切花至今尚依賴荷蘭花卉拍賣市場完成銷售。

肯尼亞50%以上的出口切花至今尚依賴荷蘭花卉拍賣市場完成銷售。


別把玫瑰放在同一只籃子里

如果不是新冠疫情的出現,不少肯尼亞切花出口商家或許并不急著反思過度依賴單一空運鏈條的隱患。


不妨先對肯尼亞的“玫瑰經濟學”來番大致盤算吧——據奈瓦沙盆地花農透露,當地每枝玫瑰的種植成本不過三四個肯尼亞先令(KES,按目前匯價1KES還不到1美分),而運輸成本也就5到7個先令,但卻可賣出20~30個先令的價格,的確是門不錯的生意。


空運成本方面,正常情況下收費通常是1.28~1.85美元/公斤,但在封城期間,空運的平均價格卻飆升至2.9~4美元/公斤。


平時肯尼亞的切花出口可利用客機的機腹貨艙運能運送以節省成本,但客運航班被停止后只能靠貨機,這意味著切花必須跟其他貨物搶奪貨機運能,當貨機運能瓶頸無法突破之時,就算愿付再高的運費也無法成行。


何況歐洲客戶眼見疊加如此高的運費后花價太高很難售賣紛紛取消訂單,市場出路中斷的情況下,肯尼亞各家花卉農莊也只好無奈忍痛將悉心照料的數十上百萬枝玫瑰處理掉了。


核心市場需求大幅下滑,運輸選擇又極其有限,這雙重打擊本已難以承受,但第三重打擊又緊接著來臨——運營資金鏈中斷。


從價值鏈的角度來看,切花出口業各個環節涉及育種者、種植者、出口商及技術或資金提供者等不同角色,但身兼多重角色的整合型花卉農莊只是少數,大概兩百來家當中只有約1/4屬于這種類型,大部分的農莊的業務只涉及種植或出口。


而且,不少農莊都是“先舉債再還款”的運作模式,也就是說指望著4~5月銷售旺季的賣花收入落袋后,再來償還應付給育種者、肥料公司、貨運公司以及外包種植者的各種款項。但是,消費終端市場的流動性消失了大半,意味著這些農莊沒了收入,也就無法還清欠款,不想陷入債務惡性循環怪圈的話,運營資金難免中斷,農莊自然也難以為繼。


一場疫情的嚴峻考驗,讓肯尼亞切花出口業開始意識到未雨綢繆的緊迫性,要想在未來安度可能遭逢的最糟糕危機,或許它可在以下幾個方面嘗試做些改變——


首先,積極開拓新市場,將出口市場多元化。雖然目前肯尼亞的切花已出口至全球60多個國家,但歐洲之外的業務大多是零散生意。美國、日本、俄羅斯、東歐、中東、印度、澳大利亞及中國等市場的潛力尚待挖掘,只有當出口市場成功多元化了,才能避免過度依賴歐洲市場的風險。


其次,探索在肯尼亞本土打造花卉拍賣市場的可能性。疫情期間阿姆斯特丹花市關停,幾乎切斷了那些單純依賴荷蘭拍賣業務的花卉農莊的生命線。若肯尼亞切花業如其茶葉及咖啡業務般自有拍賣市場,或者打造起在線拍賣平臺,當然可以減少風險。


再次,推動直銷模式以提高利潤率。如果觀察一下疫情期間營運狀況還不錯的肯尼亞花卉農莊,你會發現其拍賣與直銷業務的比重已不再一邊倒,有些直銷業務反超了拍賣業務,個別甚至實現了七成直銷,三成拍賣的配比。其實就算在荷蘭花卉市場,也出現了直銷業務呈升勢而拍賣業務下滑的局面,早在5年前其直銷業務收入就達23億歐元,超過了拍賣業務的21億歐元。


第四,將肯尼亞本土乃至非洲花卉消費市場的“蛋糕”做大。當然,這必須以非洲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和提高為前提,或許可以先從經濟較發達的大城市入手。


眼看著2021年情人節日漸臨近,據說往年這個時節全球各地的感性消費大致可以提高17% ~30%以上,今年不知又是怎樣一番光景呢?


以前在內羅畢,情人節這天玫瑰可賣出1美元/ 枝的好價錢,配上巧克力或紅酒的花束甚至可以賣出四五十塊美元的高價…… 今年若有人問及“如何過一個史上最不浪漫的情人節”,肯尼亞版的最佳答案或許是“戴著口罩思考‘玫瑰經濟學’”了。


賞花不知種花難,還是祈禱疫情早些過去,肯尼亞人美好的玫瑰園不要被迫改種起玉米和大豆才好。


切花出口大國全球市占率比較


撰文—布浩 編輯—LIN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欧美av

免责声明-|: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