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av

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新聞 > 熱點 > 周軼君:懷念拉里·金

周軼君:懷念拉里·金

摘要: 很長一段時間,我并不懂得拉里·金(Larry King)怎么就了不起了。人人說他的訪問好看,可我當時只覺得嘉賓厲害。本來那些政要明星都很能說呀!拉里·金不像《60分鐘》訪談的華萊士那樣咄咄逼人,也不像脫口秀主持人一人一臺戲。很久以后,我才慢慢悟到,能讓所有采訪對象“都很能說”,是多么偉大的天分!

周軼君:懷念拉里·金


很長一段時間,我并不懂得拉里·金(Larry King)怎么就了不起了。人人說他的訪問好看,可我當時只覺得嘉賓厲害。本來那些政要明星都很能說呀!拉里·金不像《60分鐘》訪談的華萊士那樣咄咄逼人,也不像脫口秀主持人一人一臺戲。很久以后,我才慢慢悟到,能讓所有采訪對象“都很能說”,是多么偉大的天分!


因為,聆聽,比講話更重要。拉里說,“我每天早上都提醒自己,今天我說的任何話都不會讓我學到什么,所以如果我想學習,我就得聆聽”。更何況,他的主持并非沉默去聽,而是在適當的時候,用簡單、直白,幾乎無法抗拒的方式問出去。于是,有了5萬多名嘉賓在他的話筒前展露真性情。


這樣“真性情”的訪談,并不隨時間流逝而減少它的價值,有時反而更加珍貴。重看2005年拉里·金采訪特朗普和梅拉妮婭剛結婚之后的節目,可以看到一個真實的特朗普。他們全程沒有討論政治,而是拉拉家常,拉里問:“想不想要孩子?”這種聽上去婆媽的問題。特朗普的回答是這樣開頭的:“如果你有錢,有孩子是好事……” 然后說自己已經有四個孩子,不過還想跟梅拉妮婭生孩子,“因為她會是個好母親,至于我呢,我不會換尿片,喂飯,可能連見都不會見到自己的孩子……” 說起自己在斯洛文尼亞的岳父母,“哦,我當然去過,停了十幾分鐘,‘爸爸媽媽好,拜拜’,就這樣……” 就是這樣一個坦率的混蛋。誰會在電視上這樣公開講有錢的好處,講自己連孩子都不看一眼都交給媽?十多年以后,競選總統的不正是這個人?那么問題來了,他沒有改變,更從未掩飾,是誰選他上臺呢?


“當你從第五大道頂層公寓看出去,沒有什么是你買不起的,那是什么滋味?”拉里·金問出身普通的梅拉妮婭。這種問題,大概只有坐到跟被訪者那么近的距離,直視對方才能問得出來。拉里說,他在不同地點的錄影棚設計,都是非常簡單的,沒什么干擾,受訪者來到這里,就有敞開心扉的欲望。


退休之后,轉到俄羅斯官媒RT做主持人,令很多西方觀眾不解,被視為“晚節不?!?。但是拉里從未否認自己對普京的好感。他第一次見到普京就覺得彼此之間有種“親和力”。解釋加入RT,結過八次婚有一大堆孩子的他說:“他們給的錢多?!崩飦碜詵|歐移民家庭,正統猶太教徒,母親早先是白俄羅斯洗衣女工。他天然的世界觀中,可能就不是“西方”“東方”的對立,或者自由派與保守派,更不是“好人”“壞人”的二元分化。加入RT之后,也沒見他做出什么傷害世界的事情,反而他那種保持聆聽的風格令人懷念。但即便他留在“西方陣營”,現在的chat show需要勁爆,需要又唱又跳,上臺來幾個后滾翻,拉里·金那種清湯風格,也的確引不來多少流量。


本期以拉里·金為封面,以另一個想跟所有人講話的“世界公民”海恩斯為結尾,就是希望懷念一個認為所有人跟所有人能夠對話的年代。


撰文— 周軼君(資深國際記者)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欧美av

免责声明-|: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